快捷搜索:

重点行业龙头企业将被强制上报碳数据

  未来五年,某些高耗能行业在节能降耗、污染物减排之外,还将被再戴上一个紧箍咒二氧化碳减排。国家发改委一位人士5月26日透露十二五将选择重点行业的龙头企业,强制要求其向国家主管部门报送碳排放数据,并建立全国性的碳盘查数据库。

  该人士还透露,其参与编制的《十二五国家温室气体排放控制综合方案》将在年内出台。有电力行业人士认为,若强制报送碳排放数据举措能够顺利推进,并最终推广到大部分企业,将有助于算清总量,分配指标,从而为建立全国性碳金融市场铺平道路。

  中电投集团电投(北京)碳资产管理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启钊26日对记者表示,目前电力行业一直沿袭了电力部和国家电力公司的报送体系,定期向电监会、发改委报送供电煤耗数据,可据此计算出碳排放数据。但李启钊提醒,一旦数据报送机制拓展到市场分散、管理不规范、产能落后的中小企业,报送的积极性和可行性将面临挑战。

  知情人士透露,国家发改委正在拟定《温室气体排放清单编制指南》,预计年内出台。在目前缺乏企业强制性数据报送的机制下,湖南CDM(清洁发展机制)项目服务中心一位高层表示,其带队开展的省内企业碳盘查面临巨大阻力,无法以企业等为单位,计算其直接或间接排放的温室气体多数企业把碳盘查当做未来政府施加减碳压力的前奏,一些国企更不愿意把可能影响其声誉的核心数据外泄。

  此前曾有中央媒体援引国家发改委人士称,国家发改委考虑在一些特定的行业和地区开展小范围的国内碳交易试点,电力、化工和石油等行业入选可能性大,而这些行业的龙头企业多为大型央企。另据知情人士透露,大唐、华能、国电、华电、中电投等五大发电企业相关人士,近期也纷纷前往国家发改委相关部门,协商2012年后的国际碳交易替代方案。

  国家电网对外连络部新闻处副处长刘心放透露,目前确有迹象表明电力行业被作为碳交易试点。国家电网能源研究院副院长蒋莉萍解释称,电力行业先试先行,首先因为电力行业是主要的二氧化碳排放源;其次因为其计量体系足够完善,相对容易解决碳交易中的核证、计量问题。

  知情人士透露后《京都议定书》时代国际碳交易方案的初步框架是,在中央层面由国家发改委进行监管;在行业层面由中电联、电监会进行监管,并负责减排指标分配;此外还将设置独立的第三方机构实现MRV(即可测量、可报告、可核实),进行碳交易审核,并确认贸易额。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能源系统和市场分析中心主任姜克隽透露,为了提高行业企业的试点积极性,亟须银行按照预期产生的贸易额,对试点企业进行提前支付(即碳贷款)。

  而在25日的中国碳交易2011峰会上,姜克隽表示,在碳减排方面,目前与发电巨头处在一对一沟通阶段,其中,中电投十二五规划远远走在国家规划前面,但有些发电企业态度保守。姜克隽称十二五期间,在全国目标的前提下,碳排放水平较低的电企目标降幅可适当调低。他预计,截至十三五末即2020年,行业碳减排仍可能沿用强度目标(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强度),但十五五末即2030年肯定要确立总量控制目标。

  姜克隽透露,上述试点将采取强度目标而非总量目标,既可以是燃煤机组单位二氧化碳排放目标,也可以是全国发电每千瓦时二氧化碳排放目标。姜克隽预计,到2020年煤电企业供电煤耗率要降低到320gce/kWh,每千瓦时二氧化碳排放量降低到856g;全部发电企业每千瓦时平均二氧化碳排放量降低到561g,五大电力企业供电煤耗率降低到305gce/kWh。

  刘心放分析道,目前五大电企拥有的超超临界机组,发电效率极高,供电煤耗率能低到286gce/kWh;一般较好机组也能达到303gce/kWh,因此只要上大压小,实现2020年的碳减排目标不成问题。刘心放称,这一严厉目标也会加速落后产能的关停并换,但对五大发电企业的先进产能形成利好。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赴国家发改委协商的,还有输电企业国家电网。蒋莉萍透露,国网主要通过节能调度,即优化输电网络,降低电能损耗来间接减少碳排放。但一位国网人士透露,鉴于电网企业不承认自身存在直接的碳排放,因此未来厘定的电力行业碳资产,作出减碳贡献的电网企业很难分一杯羹。就像批发番茄到农贸市场,司机赚的是运输费,批发商赚的是卖番茄的钱;但司机既然不直接卖番茄,就不能去抢批发商卖番茄的钱。该人士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