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皇后镇玩“飞骑”,玩的就是心跳

从皇冠山1500米的高处俯瞰位于山脚下的“探险之都”,你便会明白《霍比特人》中的史蒂芬·弗莱(Stephen Fry)为何会将皇后镇称为“地球上最美丽的风景”。这个仅拥有一万七千名常住人口的袖珍小镇每年可吸引超过两百万名来自新西兰国内及国外的游客,可以说是“奇异国”最富盛名的旅游景点之一。

皇后镇起初因淘金热而出名,后来凭借高山滑雪资源成功转型。随后,种类丰富的夏季户外运动在皇后镇扎堆,又将其旅游业带上另一个高峰。1947年,新西兰第一架商业滑雪缆车在皇后镇附近的皇冠峰开业。1960年,世界上第一家旅行喷气船公司在皇后镇开张。1988年,A·J·哈基特在卡瓦劳峡谷吊桥开设了第一家永久蹦极基地。2001年,新颖有趣的小众运动“飞骑”在皇后镇问世,让这里成为游客及户外爱好者们心目中的圣地。

“飞骑”的第一程是乘着直升机空降山顶。本文图片均为 QueenstownNZ 图

“飞骑”的英文名叫做Heli-Bike,顾名思义,是直升机与山地车的结合体。负责带队的“飞骑”向导格雷格·麦金泰山太尔(Greg McIntyre)告诉我,这项运动最大的卖点便是“坐享其成,不劳而获”。

“没几分钟就能飞到山顶,然后精神抖擞地向下俯冲,一路美景目不暇接,却又不必累得腰酸腿疼。走的是见所未见的冷僻小道,风景这边独好。…你说,还能有什么不满意的?”

的确,从皇后镇乘直升飞机飞到皇冠峰顶,前后不过耗时八分多钟。若是骑山地车前往,至少得花上整整三个小时。直升机的内舱负责载客,外面两侧的支架上则挂着旅行者们稍后需要用到的骑行装备。自高空俯瞰,光秃秃的峰顶带着一股萧索之气,但我们也没有太多时间可以看风景,也就一眨眼的功夫,直升机已经着陆,旋转的叶片在头顶发出阵阵雷鸣,我们像海豹突击队一样飞快地跳出机舱。

“节目开始咯!”在向导的大吼声中,直升机迅速地远去,变成蓝天中的一个小小的黑点。

用麦金泰尔的话来说,这趟行程可以用“梦想之路”来形容。下山的第一道斜坡颇为陡峭,路况的艰险程度由不得人分神去观望卡德罗纳山谷在车轮远处绵延开来的美景,可是骑手们的眼睛却又不由自主地被这片壮丽山川俘虏了去。此时的心情,或许应该用毛利语中的“wehi”来形容。

“wehi”意为“恐惧”,亦可用来指代在自然奇观前的敬畏或惊艳之情。当我们磕磕碰碰地往山下俯冲时,这种心情在胸臆间不断地鼓胀、澎湃,直至完全替代了最初的恐惧。

沿着陡峭的斜坡向下,过程如同飞行。

平心而论,“飞骑”应该算是世界上最奢侈的环行方式之一了。刺激感和舒适感(相对于传统山地车项目而言,体力消耗确实不大),令其人气高涨。当地旅行社可提供多达八条进山路线,其中最受欢迎的当属时长为半天、一天、三天,领略单峰或多峰的项目。

不过,对天气的高度依赖始终是“飞骑”的最大弱点。麦金泰尔提到,他带队的三日山间骑行项目,实际上从计划变为现实的旅程只有三分之一,未能成行的那些旅程大多是受恶劣天气影像,不宜飞行,才被临时取消了。

然而,对于那些有幸参与到这项运动中来的旅行者而言,一切等待都是值得的。我们骑过逼仄的羊肠小径,也经过废弃的19世纪淘金道,在中途停歇、可以嚼着能量棒随意攀谈的时候,向导开始发挥他本职工作的优长,巨细靡遗地向我们描述,周围的哪些风景曾出现在《指环王》电影中。

当风声在耳旁呼啸而过,你会真切地感到,内心的自信正以几何级数增。这样的情况也可能随时中断,譬如说,一不小心摔了个嘴啃泥。人会因此被重力狠狠地扯下车座,然后被抛到荆棘丛生的野生灌木丛中,扎出一身的洞孔。不过,冲着瓦卡蒂普湖的名气,这一跤摔地也不算太冤。阳光下的湖面闪烁着粼粼波光,远望如钻石般光芒四溢,叫人挪不开视线。

愈是往下,山路便愈是开阔平坦。最后一个俯冲将我们带到了终点站箭镇面前。这是一座坐落于箭河河畔的淘金小镇,镇上的咖啡馆亦是由矿工小屋改建而成,看上去古色古香风味十足,据说,那儿的小圆面包“好吃得让人想要尖叫”。

从明信片里走出来的皇后镇。

此时此刻,你大概已经被洗手间镜子里那个狼狈不堪的形象吓怕了:尘土满面汗如雨下,腿上是凝结的血块。

看上去活像是圣盔谷之战的最后一个幸存者,不过,可千万别被这假象欺骗——你的感觉前所未有的好!因为你已经走完了“梦想之路”。太阳正好,时针才刚刚指向下午两点。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